Daphne🍑

山河破碎 糖水焦黑

望春花:

刚才一个病人拄着拐杖抖抖索索进来,我一看,是常来拔倒睫毛的老头,快90了,每次都腰板笔挺,声音洪量。今天就摇摇晃晃,颤颤巍巍的。我给他拔睫毛的时候,他靠在裂隙灯上很勉强地让自己不要抖。我说,你这两天精神不大好啊。老头嘿嘿笑着说:“是啊,所以我来跟你道个别。”我愣了好一会。

潇洒的胡椒面君:

哈哈哈哈哈哈太黑了


哥哥饶命:



季白: 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男朋友 @庄恕


庄恕: 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男朋友 @季白


(跟风玩一下)


靳东哥哥中秋快乐呀 么么哒

改名字改名字整天就想着改名字:

用超暖的歌剪了一个超暖的巴塞尔东!

BGM是Rosie Thomas的Say Hello。

欢迎留意【超适合】的中文字幕!

(当然英文歌词也不错)

满满的都是我对靳哥哥的迷妹之爱啊……

感觉这辈子的情话一下子全说完了……

这个太符合楼诚的感觉了 想哭(;´à¼Žàº¶Ð”༎ຶ`)

老相册:

雪地里的拥抱

1934年,巴黎,Fred Stein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【楼诚衍生/多CP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非食用鱼子:

梗来自微博「男朋友:??????」


跟老婆 @西西瓜 ä¸€äººè„‘了两个!你们猜哪个是我的哪个是我老婆的!猜对了!也就给个么么哒吧,不然么么艹也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楼诚的场合


明楼:阿诚,帮我倒杯咖啡。


明诚听了以后,


觉得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倦,一定是工作太辛苦了。


又想起,白天在办公室他对着汪曼春演夫夫离心。


又想起,明楼在汪曼春面前说自己坏话是从来不开门的。


又想起,但今天是开了门的。


又想起,那就是故意说给我听的。


又想起,居然还说我觊觎明家家业。




明诚:这个月零花钱没有了。


明楼:?????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谭赵的场合
老谭:平平今晚我们出去吃? 


赵启平听了以后,


觉得最近确实没好好一起吃饭了。 


又想起,老谭上周在佘山办聚会没陪自己。 


又想起,每次聚会老谭身边总有莺莺燕燕。 


又想起,上次有个小婊砸竟然自称未来谭夫人。 


又想起,上上次去外面吃遇到同事居然说自己就是个朋友。 


又想起,上上上次请自己吃饭是因为被自己看到送小姑娘回家。 




赵启平:这个月你睡沙发。 


老谭:??????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蔺靖的场合


蔺晨:景琰,来来来,尝尝我新做的点心。


萧景琰听了以后,


觉得心情舒畅,朝堂上的党争也没有那么令人郁卒了。


又想起,这人为了给他弄好吃的一大早就起床了。


又想起,每次蔺晨到御花园遛弯都会迷晕好几个宫女。


又想起,上次他捉猫还踩死了母亲养的瑶台玉凤。


又想起,蔺晨已经一个月没在自己批阅的奏折里夹花了。


又想起,去年上元节还把我看上的灯笼送给了路边的姑娘。




萧景琰:来人啊,给朕拖下去砍了。


蔺晨:?????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洪周的场合
红烧球:凯哥,我明天休假。


周凯听了以后,


看着洪少秋值了三天班冒出的两个黑眼圈,觉得他确实辛苦。


又想起,上次洪少秋说休息,结果一大早就走了。


又想起,上个月警民共建,周超都回家了洪少秋居然没回来。 


又想起,洪少秋每次不回家都不提前打招呼害自己睡不好。 


又想起,洪少秋不让他去警局露面还带小女警来摊子上挑鱼。 


又想起,那个小女警一口一个球球哥。球球?我都没叫过! 




周凯:这个月你住鱼摊不许回家。


红烧球:????????



End

是这样没错了

悖悖论:

不是我不想起来,是我的床被下了封印

一份正经的repo♪(´Îµï½€ )
苦苦等了近一个月才等到这四只萌化的钥匙链!!【对楼兔有某种执念】摆在一起的一瞬间就觉得一切就该是这样子呀 浪漫温暖到融化的楼诚 一个一生也走不出的大坑XD
致最明亮的楼诚
和
才华横溢(划掉)可爱的马哥儿@Margherita C. 

快乐快乐,生日快乐

老了也是风情万种。

猫爪必须喺上边:

昨天看欧乐b新品发布会的访谈。徐老师问王凯,私底下在家会怎么放松自己。他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,左右看看:“我要说刷牙你们肯定不信吧。”然后自己先盒盒盒盒盒笑弯了腰。


然后他说:“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,就是人在极度疲惫极度累的时候,反而不容易睡着。”


场下影迷朋友捧场:“会。”


王凯看着那边,非常自然地笑:“她们还年轻,她们累了就睡,她们不会有我们这种累了睡不着的时候。”


我在屏幕外仿佛忽然意识到,不管气质再怎么鲜活、再怎么少年气,他眼角有笑纹,鬓角有一点点白发,是真的马上要度过三十五岁生日了。


而这明明是很早就知道的事情。




15年10月的映客专访,王凯调侃:别想要睡我了,等你们长大,我就老了。


场下影迷扬声一句:“你不会老的呀。”


王凯反应了一瞬,无可奈何地扶额笑。


我毫无预兆地、差点看哭。




大家心里他永远是少年模样,是白T短裤乘清风骑着自行车的王猫猫,是元旦第一天微博连续在线疑似睡过头的大狮子,是睫毛长长腰细屁股翘、腿长两米八的笑点最低男演员,眼里仍然揽星光淬雪,就算老了也一定很可爱。只有他自己,满不在意地说那还不得修修褶子,参加综艺辨认照片的时候喊“那个有白头发肯定是我”,坦然又大方。




他的少年时期什么样?


即便用再多美好的遐想去描摹,我所知道的,仅仅是那些叫人不断叹息“实在太瘦了”的照片,访谈中只言片语的搬书少年。不甘心的辞职,义无反顾地跑去报考中戏,毕业之后没有戏接,死要面子最终又不得不开口借钱。生活很现实,带给他没日没夜的打游戏和尽力又无奈的陈家明。直到碰上新老板、把握转型机会,直到15年大火。


他的少年时期用来背水一战和卯足了劲儿往前冲。叫人不敢想象他当年守着一份世俗认可的稳定工作,该有多大勇气才能迈出那一步,一头栽进茫茫未知中的。到了现在,影迷朋友喊“王凯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宝宝”,他照常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,从不强调吃过多少苦,也不忐忑赢得多少掌声。


并非顺风顺水过来,也没把自己当宝宝,闯过来了,爱着他的人恨不得捧在手心怕摔着,想把所有年少轻狂都补给他,恨他的也依然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。他自己拎得清,很快适应,开始连轴转工作。访谈里摸着鼻子煞有介事地点头,边点头边感慨,自己还挺抗造,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也没垮。




狮子座自信到几乎有点盲目的执着,可爱又倔强。


他眼睛亮亮,说,我还要感谢一个人。


他说,没有一夜爆红,这是时也命也。


根本没法不爱他。




补过那么多访谈,听他讲,私下里喝点酒解乏;很多事你越解释别人越抛给你问题,最后索性不解释;怎么缓解压力呢?找个空屋子,自己跟自己唠嗑,一个疯狂倒苦水,另一个负责安慰,唉你要这么想巴拉巴拉的。


没道理不红的,老天爷给了那样一副赏饭吃的外形,肯做事肯用心,不逞英雄不自负,真的没道理不红。


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偏偏他笑声最治愈,最丧的时候翻出来看看也能跟着咧起嘴。而觉得他在难过的时候,痛他所痛替他担忧,转眼他又洒脱自在地出现在公众视野里,自己先给自己翻片儿了。大大咧咧地:“我特别想得开,第二天什么都忘了。”在屏幕外看着的人,又好笑又好气又心疼又高兴,捶胸顿足半天,憋出一声“唉!”。


怎么办,没怎么办,只好每次无可救药地更爱他。




追光这个词,或许重要的是追,而不是光。甚至或许也不是追,只是世界上必须要有光在那儿,人们喜欢那样。只要知道它在,便是件很好的事情。光里没有桃花源和完美的神,那里住着一个遥远又真实的凯凯王,人来疯又爱喝酒,毒舌还怼人,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打算放飞自我,展示某些悄咪咪藏起来的新属性。




岁月啊它催人老,谁也不放过。五年后什么样?十年后什么样?不猜,打算陪他一起看看。盼望岁月一定会对他非常温柔。


特别拎得清的狮子先生说山顶上就那么点儿地方,呆呆行了下来吧,又小骄傲:“我也没那么快下来吧盒盒盒。”,用他那句已经成惯例的话来讲,热烈的东西不长久,细水长流比较好。




八月纠结了半个月,虽然他看不到,想给他写点什么。写角色,写剧评,写感想,不知道。最后发现,纠结到最后,没什么好写的,只捧着一颗心,遥盼他一天忙活完了,给家里打打电话,快快乐乐,想干啥就干点啥。


碎碎念这么多,也表不尽万分之一点的赞颂,那就还是慢慢讲慢慢走吧。




凯凯生日快乐,和世界交手第三十五个年头,愿你尽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