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phne🍑

山河破碎 糖水焦黑

一份正经的repo♪(´Îµï½€ )
苦苦等了近一个月才等到这四只萌化的钥匙链!!【对楼兔有某种执念】摆在一起的一瞬间就觉得一切就该是这样子呀 浪漫温暖到融化的楼诚 一个一生也走不出的大坑XD
致最明亮的楼诚
和
才华横溢(划掉)可爱的马哥儿@Margherita C. 

快乐快乐,生日快乐

老了也是风情万种。

猫爪必须喺上边:

昨天看欧乐b新品发布会的访谈。徐老师问王凯,私底下在家会怎么放松自己。他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,左右看看:“我要说刷牙你们肯定不信吧。”然后自己先盒盒盒盒盒笑弯了腰。


然后他说:“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,就是人在极度疲惫极度累的时候,反而不容易睡着。”


场下影迷朋友捧场:“会。”


王凯看着那边,非常自然地笑:“她们还年轻,她们累了就睡,她们不会有我们这种累了睡不着的时候。”


我在屏幕外仿佛忽然意识到,不管气质再怎么鲜活、再怎么少年气,他眼角有笑纹,鬓角有一点点白发,是真的马上要度过三十五岁生日了。


而这明明是很早就知道的事情。




15年10月的映客专访,王凯调侃:别想要睡我了,等你们长大,我就老了。


场下影迷扬声一句:“你不会老的呀。”


王凯反应了一瞬,无可奈何地扶额笑。


我毫无预兆地、差点看哭。




大家心里他永远是少年模样,是白T短裤乘清风骑着自行车的王猫猫,是元旦第一天微博连续在线疑似睡过头的大狮子,是睫毛长长腰细屁股翘、腿长两米八的笑点最低男演员,眼里仍然揽星光淬雪,就算老了也一定很可爱。只有他自己,满不在意地说那还不得修修褶子,参加综艺辨认照片的时候喊“那个有白头发肯定是我”,坦然又大方。




他的少年时期什么样?


即便用再多美好的遐想去描摹,我所知道的,仅仅是那些叫人不断叹息“实在太瘦了”的照片,访谈中只言片语的搬书少年。不甘心的辞职,义无反顾地跑去报考中戏,毕业之后没有戏接,死要面子最终又不得不开口借钱。生活很现实,带给他没日没夜的打游戏和尽力又无奈的陈家明。直到碰上新老板、把握转型机会,直到15年大火。


他的少年时期用来背水一战和卯足了劲儿往前冲。叫人不敢想象他当年守着一份世俗认可的稳定工作,该有多大勇气才能迈出那一步,一头栽进茫茫未知中的。到了现在,影迷朋友喊“王凯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宝宝”,他照常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,从不强调吃过多少苦,也不忐忑赢得多少掌声。


并非顺风顺水过来,也没把自己当宝宝,闯过来了,爱着他的人恨不得捧在手心怕摔着,想把所有年少轻狂都补给他,恨他的也依然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。他自己拎得清,很快适应,开始连轴转工作。访谈里摸着鼻子煞有介事地点头,边点头边感慨,自己还挺抗造,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也没垮。




狮子座自信到几乎有点盲目的执着,可爱又倔强。


他眼睛亮亮,说,我还要感谢一个人。


他说,没有一夜爆红,这是时也命也。


根本没法不爱他。




补过那么多访谈,听他讲,私下里喝点酒解乏;很多事你越解释别人越抛给你问题,最后索性不解释;怎么缓解压力呢?找个空屋子,自己跟自己唠嗑,一个疯狂倒苦水,另一个负责安慰,唉你要这么想巴拉巴拉的。


没道理不红的,老天爷给了那样一副赏饭吃的外形,肯做事肯用心,不逞英雄不自负,真的没道理不红。


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偏偏他笑声最治愈,最丧的时候翻出来看看也能跟着咧起嘴。而觉得他在难过的时候,痛他所痛替他担忧,转眼他又洒脱自在地出现在公众视野里,自己先给自己翻片儿了。大大咧咧地:“我特别想得开,第二天什么都忘了。”在屏幕外看着的人,又好笑又好气又心疼又高兴,捶胸顿足半天,憋出一声“唉!”。


怎么办,没怎么办,只好每次无可救药地更爱他。




追光这个词,或许重要的是追,而不是光。甚至或许也不是追,只是世界上必须要有光在那儿,人们喜欢那样。只要知道它在,便是件很好的事情。光里没有桃花源和完美的神,那里住着一个遥远又真实的凯凯王,人来疯又爱喝酒,毒舌还怼人,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打算放飞自我,展示某些悄咪咪藏起来的新属性。




岁月啊它催人老,谁也不放过。五年后什么样?十年后什么样?不猜,打算陪他一起看看。盼望岁月一定会对他非常温柔。


特别拎得清的狮子先生说山顶上就那么点儿地方,呆呆行了下来吧,又小骄傲:“我也没那么快下来吧盒盒盒。”,用他那句已经成惯例的话来讲,热烈的东西不长久,细水长流比较好。




八月纠结了半个月,虽然他看不到,想给他写点什么。写角色,写剧评,写感想,不知道。最后发现,纠结到最后,没什么好写的,只捧着一颗心,遥盼他一天忙活完了,给家里打打电话,快快乐乐,想干啥就干点啥。


碎碎念这么多,也表不尽万分之一点的赞颂,那就还是慢慢讲慢慢走吧。




凯凯生日快乐,和世界交手第三十五个年头,愿你尽兴。











笑疯了233333但是胖楼还是白月光!

潇洒的胡椒面君:

我知道这个梗已经很老了……
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双手啊……

泪目撒花(;´à¼Žàº¶Ð”༎ຶ`)

【季节替而岁岁安】:

他们不是惊鸿一面的相遇,也不知他们有没有白月光下的缱绻。

典狱司里,万神面前,诉一曲离人,圆一场千秋家国梦。


谢谢长夜带来的感动。


这一世若是可以等得到,晚一点又何妨。

我们,终是等到,最好的《伪装者》,最好的楼诚。


何堪最长夜:

【伪装者开播两周年纪念】之一  ã€Šåƒç§‹å®¶å›½æ¢¦ ã€‹

是的这是两周年纪念第一弹,仍然是明家六口群像。之后还会剪一个单独的楼诚。两年啦,时间真快,收获太多,感谢每一个还在爱着他们的小伙伴,新的一年,愿我们不离不散。


附:长夜目录

大晚上笑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Flying:

——所以阿诚在军统的代号到底是什么?


这又是一个和盘聊出来的梗。

录了个过程然而发现不会上传OTZ

==========

明儿就Only了,虽然不能去但也莫名兴奋!0v0

买了邮票套装的小伙伴们记得去76号墨镜厂场取哟~同时摊上会有少量场贩(大概十几套吧),哦对还有若干明信片无料 =v=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

潇洒的胡椒面君:

这一段算是比较满意的

大概是我想象中的删节片段

视频!楼诚哒!

笑哭啦哈哈哈哈哈哈

潇洒的胡椒面君: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0694759/

下午摸的鱼,刚刚发现审核通过
人在外面没法用电脑,点链接看吧

5.20贺礼!!!
惊喜不惊喜?!意外不意外?!

大神级别调色233333

祖国小花朵开一朵我掐一朵:

[存档] äº’换游戏2- æ˜Žæ¥¼VS蔺晨(6-10)+番外一篇 å½“潇洒不羁甚至有些浪荡的蔺晨少阁主 ä¸Ž ä¸‰é‡èº«ä»½çŽ©è½¬è°æˆ˜çš„明楼长官互换身份?... å·å¤–~号外!倔出风格倔出水平的靖王殿下居然被人·è°ƒ·æ•™·äº†ï¼Ÿï¼è‹å“¥å“¥è¡¨ç¤ºï¼šè§æ™¯ç°ï¼ä½ ä¹Ÿæœ‰ä»Šå¤©ï¼ï¼ 


继续存旧档...继续修正历史遗留的字体问题~

要命的发现2的稿件不是最后的版本[大概是因为那时公司家里两边更 æžæ··äº† ç•™å­˜çš„不是最终版 ] å¥½åœ¨æ‰€ç”¨çš„图还能找到...

http://weibo.com/5118663597/D1yZwikA2?type=repost#_rnd1494849183515